巴士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从长平之战开始 > 长平之战 第067章 壁垒下赵军暂歇

长平之战 第067章 壁垒下赵军暂歇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只是,赵括也好,孙崮也罢,都清楚,这股子风气来时容易去时难,或许只有战场上的鲜血,能够真正地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保持敬畏之心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是所有的将领都保持着乐观主义态度,北地骑军的几员都尉就嗅出了不寻常的气息。北地的军队常年与异族厮杀,都是从血与火中走出来的“杀神”,自然跟邯郸的军队有些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于是几位感觉有些奇怪的都尉,在行军的途中不自觉地碰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几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虽然心里都有疑惑,却不知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还是一位稍年轻的都尉打破尴尬,说道:“诸位兄长,小弟心中有些奇怪之想法,不吐不快。此去光狼城之战,本应兵贵神速,趁秦军立足未稳之际,追亡逐北,一举奔袭百里,不出三日可战而下之。可上将军不仅令我等追击三十里而止,更要步卒沿途修筑壁垒,今日大军还要修整一日。这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话至此处,都尉稍稍一断,算是对赵括最后的尊重了。但任谁都知道,都尉想说的无非“贻误军机”四字。

    一旦有人起了头,本就满腹疑问的众将,瞬间讨论的话匣子便再也收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不仅如此,大战在即,上将军竟未曾召开战斗前会议。”

    “我军连主攻方向、主攻军团都不曾知晓,只知目的地为光狼城,实在有些太随意了!”又一都尉抱怨道。

    “所言及是,壁垒之战,上将军虽未召集我们一起商量,但也提前进行了说明,而后续的命令更是清晰无比,而如今,除了行进目标是光狼城,其余一概不知。是合围?是围三缺一?各自任务如何一概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然也,且全军皆无大战的紧迫感,我等北军尚好,邯郸来的大军似乎认为光狼城已经是囊中之物了!此骄兵,取败之道也!”

    “好在将军似乎已经在整顿风气,不然恐酿成大祸也。”

    众将默默点点头,心中的郁结稍解,至少上头还是知晓轻重,不曾被暂时的胜利蒙蔽了双眼,然而对战事的讨论并未就此打住。

    “诸君请细看我军之战略布局,前轻后重根本不似进攻之布置,倒像是防御之为。”

    “何止于此,按道理,大军出征,骑军应在两翼护卫,中军应该呈雁行或锥形阵进发。而如今,我北地骑军几乎全数集中在北部,而步卒却多集中在中路、南路,边筑堡垒边前进,抵达光狼城,秦军早有备矣。”又一将领不解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军粮,大战前分发粮草也属于正常,但除非作为偏师远征,其余各营不会携带超过三日的粮草,而如今竟然带了半月的粮食,我营里的军需都乱疯了,从没有打过这么富裕的战,因装粮车马不足,我的书佐都在抱怨了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引得大家哈哈大笑,倒是令众将间的抱怨少了几分,见惯了北方风沙与苦寒,忍饥挨饿惯了的北地军居然有一天会为粮草太多而烦恼。

    “是否要提醒下上将军?毕竟上将军还年轻,或许因为奇袭壁垒一战对秦军的战力有了错误的估算?”一人正色问道。

    言毕,现场却又陷入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倒也是人之常情,底下议论议论,相互之间吐槽一番是一件事,可要上报天听,跟领导闹变扭提意见,那完全是另外一件事情。更何况,这位领导刚刚带领着他们拿下了三年都没有拿下的秦军壁垒。

    这时候提意见,别说领导了,只是其余的将士的唾沫都能把你给彻底淹没了。

    “上将军已然属意孙崮将军整顿营风,显然已经意识到些许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然也!上将军出人意表,或许此战之中另有其他计算,这才没有令我军一举而荡平光狼城。”

    “是极,是极。上将军来前,吾等可曾想过能攻之秦军壁垒?又如何能一战而下?此皆为上将军之筹谋也。”

    “既如此,诸君不可再枉议上将军,粮草之事恐怕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,据说中军没有留下一颗粮食,粮官都编入战斗序列了。至于排兵布阵,上将军自有安排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吾等且归各营,约束麾下士卒,做好苦战准备,耐心等候上将军之将令即可!”一位稍年长的都尉总结道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点头,一场北(代)地将领之间的小型军议就此打住。众都尉们随即慢慢地散开,倒是又有几个心眼活泛的找起了平素要好的都尉,重又聊了起来!

    “你小子麾下的骑兵损失不大吧!”

    “还好!就追击的时候损失了十几骑,甲都修好了,马力稍有不足,你的弓骑呢?”

    “也还好,编制都全着呢!”

    “那老样子,我中路突破,你两翼掩护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显然,短短几语之间,互相已经达成了共识,而这简单的交流背后是在代地与胡人搏杀中,十余年的知根知底与默契配合。

    众将军的疑惑与担心,赵括自然都了然于胸,其中有些的确是赵括故意为之,比如前请后重的兵力布置,又如追击三十里即止和边修堡垒边进攻的“贻误军机”,都是赵括为了保存实力而故意为之的。

    但也有出乎赵括意料之外的问题:比如军营之中弥漫着的骄矜之气。

    打死赵括也没有想到,仅仅是一场壁垒争夺战的胜利,就让一向有些害怕的赵军居然就此来了个大反转。

    这的确是赵括没有想到的。

    不过,也好在赵括下令大军原地修整一日,而这一日的时间,足够赵括做很多的事情,包括将这股子骄矜之风给校正过来,也足够让有心的将领们慢慢猜度出自己的意图。

    一日之间,丹水西岸的壁垒渐渐在许历的严令下,慢慢被修复着;主营之中,稍式修整过后,数十万大军又将营寨给翻新了个遍;北面山林之中,数只赵军精锐仍在山间小路上艰难地探寻着;大粮山中、百里石长城防线中的赵军也同样偃旗息鼓,变得格外的安静......

    一切似乎都慢了下来,唯恐惊扰到了那熟睡着的婴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