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士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曲尽情伪 > 第4章 衣冠楚楚

第4章 衣冠楚楚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钱嗳都要被吓死了,根本不敢闹出一丁点声音来。

    简直由着他在昏暗的床边胡作非为!

    江潜是不是发神经,离开前,用力捏了她的手,恨不得将她骨头捏碎。

    他是在惩罚她吗?

    门一开一合关上,钱嗳再无睡意,披散着头发坐起身,因为紧张,她的一只手颤栗的揉搓着被角。

    这都午夜了,宴会还没有结束?

    透过门缝,江潜站在亮处,阳光帅气的脸,手指却在一个美女的腰间画圈,真是够衣冠楚楚的!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钱嗳就溜出江家,但在中午时,她又一次收到江潜发来的信息,她当时在去选修课的路上,但紧接着江潜打来电话,她接起,耳边传来一声:“下周出国,看来你是没时间了…”

    钱嗳脚步一顿,光听他声音,都能想象出他那副漫不经心的模样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钱嗳在校门外上了一辆车,江潜二话没有,只在上车时候看了她一眼,然后给车子掉头,直抵目的地。

    之后下车,江潜却已经走到饭店的门口了,见她没跟上,回头看一眼:“这里。”

    等钱嗳走到他面前,江潜蹙眉:“怎么还抱着书?”

    “吃饭的时候,我放在旁边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见他不悦,钱嗳:“那我放回车里去?”

    “恩,一会儿直接来三楼307房间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径直走进自动门,钱嗳撇撇嘴,可到车子旁,门打不开,他又进去了,最后,她还是把书抱着上了三楼。

    “307,307……”钱嗳嘴里不停念叨,眼睛一直瞅着。

    一推开门,里面的圆桌子坐满了人。

    烟雾缭绕的,还以为只是吃饭,原来又是酒局。

    钱嗳几乎有些认命的闭了下眼,江潜看她那样儿,开始有些想笑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谁啊?”

    包间人多嘴杂,钱嗳都不知道这句话是谁问的。

    在众人里,还有胡家的公子哥,胡昌营,他有一个很恶心的外号,叫胡苍蝇,此人好事多嘴,爱嘚瑟,爱显摆,总喜欢在嘴边叼着一根牙签,天生就长了一副欠扁的模样。

    胡昌营眼睛迷成一条缝,下一秒就有人喊他的外号了:“胡苍蝇居然认识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江家收养的那个吗,你不认识啊你?”有人怼了回去。

    胡昌营看看钱嗳,又看看江潜,身子靠后,耸肩轻笑。

    江潜忽然抽走她怀里的书:“说来喝酒的,怎么拿着书上来。”

    怀中一空,钱嗳心里瞬间没底了。

    介时,钱嗳面前多了一杯白酒。

    酒这东西,她压根就不爱喝!

    但关键这酒是江潜给她满上的,她抬头看江潜,他冲钱嗳抬了抬下巴,示意喝吧。

    胡昌营似乎就等着这一刻,立马端起他的那杯酒,冲钱嗳道:“喝点,钱…妹妹?”

    江潜垂眸,夹着烟的那只手往钱嗳跟前推了推,语气颇淡:“喝了。”

    钱嗳抿着嘴,看看江潜,又看着满满的白酒,伸手一仰头,一杯酒进肚。

    胡昌营点头又拍手:“好,我跟,再给她满上,我一直跟。”

    这饭局,钱嗳不知道喝了多少杯,江潜压根一杯都没有喝,可他倒是不停的给她倒,钱嗳斜睨他好几眼,喝的越来越快,像是赌气,她起初还不信江潜会一直让她喝,可是到最后她都数不清自己喝了多少杯酒。

    最后,又吐了。

    回到车里的时候,江潜递了一杯水给她,钱嗳一把推开,声音嘶哑:“你干嘛让我喝那么多酒?”

    “锻炼锻炼你的酒量,怎么,不愿意?”他说的异常轻巧。

    “我不爱喝酒,太难喝了,我不想锻炼酒量,你以后能不能别逼我喝了你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钱嗳打了一个酒嗝,可听起来像哽咽。

    酒嗝不停,本来就昨晚喝吐了,胃还一直没缓过来,今天又喝,钱嗳心里各种憋的难受,酒嗝一上来,冲的鼻子一酸,眼睛还泛了点红,这一看更像是要哭了似的。

    “那以后尽量喝少点。”

    耳边传来江潜的声音,透着轻漫。

    下一秒钱嗳被他搂至胸前,江潜拿出一叠资料:“想去哪个学校…”